连理枝

道可道,非常道。

红宝石

法老收到了一份礼物––一个年轻秀丽的美少年。


商人以黄金和红宝石装饰他,并在他赤裸的身体上画出暧昧的红色花纹。少年蜜色的肌肤上滚动着晶莹的汗珠,眼睛里有着奴隶不曾有的锐利和自尊。


就像一头漂亮的,不驯的野兽。


法老直起上身,随意的向侍从挥了挥手。


侍从知意低头,他们放下纱幔,点起熏香,将商人安静的带了出去。


宫殿瞬间只剩下两个人。


法老扯过锁住少年双手的黄金链子,将他拉到矮塌前亲吻。


这实在是个尤物,嘴唇饱满,皮肤光滑,肌肉紧致,于情事生涩又缺乏。甚至敢于反抗他。


法老将手指插进少年的发间,看向少年桀骜的眉眼,“你不愿意?”


真奇怪,他是埃及的法老,是太阳神在地上的儿子,他拥有着惊人的财富和广阔的领土,每一个人都渴求着他的垂怜,他的赏赐。这个奴隶却闭上眼睛,咬紧牙关,仿佛在上刑。


“如果我是自由的,我当然不愿意!”奴隶大声的说道,他甚至挣扎着坐到了地毯上,望向法老的眼睛里好似燃烧着火焰。


“如果你是自由的,”法老笑了起来,觉得他说了句可笑的话,“我知道你,赫梯宰相的小儿子,因为父亲的罪名而成为奴隶的可怜人。”


“你现在不是自由的,你是我的奴隶,是我的财产,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不管是让你去死还是陪我睡觉,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法老的话像利剑刺穿了少年的自尊心,少年因为愤怒和羞惭而肤色泛红,他几乎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或者是干脆用布堵住那张喷洒毒液的嘴!


“我记得你还有一个未出嫁的姐姐吧,真可怜,她或许没有你这样的好运气,能够得到法老的喜爱,同样是奴隶的她,以后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你不能这样!”少年几乎不敢想象这样的场景,他的姐姐是个脆弱温柔的女人,她绝对无法捱过这样的屈辱。“你不能这样卑鄙!”


“我可以。”法老冷酷的说,“因为你的姐姐只是个奴隶,没有人会因为她的遭遇同情她,除了傲慢的你。”


少年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不再是宰相宠爱的儿子,姐姐也成为了奴隶,他们变成了像尘埃石子一样卑微的小东西。


有谁会怜惜尘埃呢?


他可以坚持自己的骄傲,不对奴隶的身份感到痛苦,可以反抗法老捍卫自尊,可他的姐姐不能这样。


他不怕死,却不能让他的姐姐一起死去。


“求您,伟大的法老王。”少年颤抖着跪伏在地,亲吻法老的脚背,“求您救救我的姐姐。”


“我可不是慈善家啊。”法老捧着少年苍白的脸,用手指按压他饱满的唇瓣,他没有错过少年眼里的屈辱和身体的僵硬,反而更加兴致勃勃起来,“你看,你一边哀求我的帮助,一边却在心里恨不得杀掉我。”


“不过没关系,我宽恕你的谎言。”法老这样说到,“你总有一天会心甘情愿的跪在我的脚下祈求垂怜,祈求我多看你一眼。”


就像,我曾经看你那一样。


我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我想吃冷荞麦面。”轰焦冻神色平静的走进客厅,将荞麦面放在桌子上。

“哈?谁管你想吃什么啊!”爆豪胜己大力关上门,“谁允许你到我家来的,给我滚回去啊!”

“爆豪,我有给你带礼物。”轰焦冻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仰起头非常无辜。脸上的表情说着我都带礼物了为什么还不可以在你家吃饭。

看着那袋被称为礼物的荞麦面,爆豪胜己快气炸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次了。

排名第二,寡言少语冷漠无情的偶像级英雄焦冻,每隔几天都会拎着一袋荞麦面熟门熟路又理直气壮跑到他家蹭吃蹭喝,简直没有将他爆豪胜己看在眼里,这个瞧不起人的让人火大的混蛋,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爆豪胜己维持着可以吓哭敌人的凶恶表情,狠狠地一脚踹在沙发上,“喂,你这个半边脸混蛋,给老子滚啊!不然老子杀了你!”

“爆豪,英雄是不可以随便杀人的。”轰焦冻不仅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不解,“爆豪,我饿了,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吃,吃,吃,吃死你啊!”爆豪胜己翻着白眼,骂骂咧咧的抢过袋子走向厨房,“吃完就给老子滚听到没有,老子不是你的厨师!”

轰焦冻看着爆豪胜己暴躁老哥的背影,眼中涌动着无法理解的情绪,“可是爆豪做饭真的非常好吃,为什么下次我不可以再来?给爆豪钱可以继续来吗?”

“哈?你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火大,少瞧不起人了!”

“那我明天可以来吗?我想每天都吃到爆豪做的荞麦面,可是八百万说每天都来的话绝对会惹爆豪生气,可是每隔几天来的话我又实在无法忍受了。”

“我说,你是真把我当你的厨师了是吧!吃你自己去吧半边脸混蛋!”

“所以说轰君真的这么跟爆豪说了吗?”安静的咖啡厅里,八百万惊讶的问到。

“是这样没错,这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吗?为什么说了以后爆豪不仅炸了厨房还打了我一顿?”轰焦冻非常不解,“我明明没有每天都去。”

“轰君,你觉不觉得你那番话很像是...告白?”八百万看着轰焦冻身上缠着的绷带,小心翼翼的说。

“是这样吗?”轰焦冻若有所思,“爆豪因为这番像是告白的话生气了吗?”

“虽然我的确觉得爆豪是个外表暴躁内心细腻的人,对个性的使用也非常厉害,做饭好吃,头脑灵活,更是少有的全能型人才,仔细想他的外表也非常优秀,就连别扭的性格也有可爱之处,更别说他还是个强大又有责任心的英雄。”

“没想到你对爆豪的印象意外的好呐”

“八百万,我明白了。下次去爆豪家的时候我会带上花的。”轰焦冻郑重的说。

“嗯???等等啊,轰君,为什么要带花啊,你到底在脑海中想了些什么啊!”

“我不是正在追求爆豪吗?”轰对八百万说,“所以我才会想要时时刻刻接近他,有任务时会思考爆豪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做,没有任务时会想要到爆豪家里去看他,哪怕总是会被他撵出来。不知不觉中心里和脑海中居然都是爆豪的身影,这绝对不是因为他做的荞麦面超级好吃的缘故,这是因为我实在是非常喜欢他。”

“真没想到,轰君你居然会想到这么多啊。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懂呢!”

“对爆豪的喜欢我是无师自通的,因为他那么优秀耀眼,我实在是无法克制自己不去喜欢他。”

“八百万,非常抱歉,我要走了,因为我现在非常想要见到爆豪,而花店已经要关门了。”

“好的好的,轰君尽管去做自己的事,不用管我,加油哦!”

“你这个家伙怎么又来了,还没被打够吗?”

爆豪将手插在裤带里,身体倚在门框上。

“爆豪,你还在因为我白天的话生气吗?”轰手捧花束,语气真挚,“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到爆豪的心情,非常任性的说出了那样的话,但我说的话都是我真正的心意。我非常喜欢爆豪做的荞麦面,这是我无法学到的才能。我非常喜欢爆豪,这是我不受控制的心擅自做出的决定。”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眼睛就总是在追逐爆豪的身影,你的果断,你的坚定,你对目标的一往无前都深深的吸引着我,爆豪简直就像是太阳一样的恒星。”

“这次我带着花来赔罪了,请你接受我的花,请你接受我。”

“虽然知道这是强人所难的事,但我还是这样做了,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爆豪了。”

“你这家伙!”

排名第二,寡言少语冷漠无情的偶像级英雄焦冻说,“下次我还可以去你家吃饭吗?”

嫉妒

安迷修最近在象一个红头发的小矮子大献殷勤。

小矮子和她的弟弟都是弱鸡,打怪生存全靠安迷修救济。

安迷修变得非常忙碌,连碰到一向讨厌的雷狮海盗团都只是说几句不痛不痒的狠话,而不是像平常一样与雷狮打架。

雷狮感到非常生气,不,不能说是生气,应该是对这个傻逼骑士沉迷救助他人从而获得道德制高点上的快乐而感到不爽。

“安迷修,你真是一个虚伪的人。遇到恶行也不阻止,反而去照顾两个早晚会死掉的废物!”

安迷修对雷狮的挑衅不为所动,甚至还对雷狮露出恶心的微笑,“雷狮,随便你怎么说吧,骑士道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没有改变,更何况我已经找到了需要保护的公主。身为成熟可靠大人的我才不会跟你这种幼稚的小鬼计较。”

雷狮大怒,“卡米尔,马上给我想出除掉那两个矮子的办法!”

卡米尔眨眨眼睛,“等等大哥,难道不是想出除掉安迷修的办法吗?”

“你在说什么呢?”雷狮看向卡米尔,“那个傻逼骑士当然是要绑回去好好折磨啊。还没有人敢当面说我幼稚!”

忏悔

我有罪。
以暴虐闻名的君王低声说。
我发起战争,侵略弱小的国家,掠夺珍宝,我让我的士兵屠杀平民。
我喜爱奢侈,开办盛大的宴会,使贵族饮酒作乐,但身份卑贱者却在饥饿中死去。
我不仁慈,我不贤明,我不公正,我嫉妒,我傲慢,我亵渎神明,我随心所欲,放任欲望。
我有罪。
君主对高大的神像漫不经心的说。
这狂妄的君王随意的盘腿坐在神殿中,闪耀的金发落在猩红的披风上。
他的视线移到站在神像左侧的神官上,深情缱绻,连语气也变得温柔。
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
身份差距使我不能接近他,世俗庸言使我不能触碰他,思想分歧使我不能说爱他。
他高高在上,是神的使者,而我低若灰尘,只是这烦扰世间的短暂帝王。
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神啊,我请您的使者聆听我这罪虐深重之人的忏悔!
我有罪,我死后必将无法前往天堂。但我的爱人,他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我请求您,我的挚爱,他在死后将永久陪伴在您身旁,请您可怜我,让他陪我度过在人间的短暂时光。
不可一世的君王在此时又变得卑微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来到恢宏的神殿,祈求这冷酷的神官将目光从神像经文上分出一点给他。
这冷酷的神官开口了:愿万能的神宽恕你的罪,从不切实际的梦想中清醒,走向正确的道路。





















所以我的第一千三百六十八次告白又失败了是吗?
恕我直言,陛下,梦里什么都有。

猎魔人

杨戬在小镇上发现了一只恶魔。

这恶魔是个少年模样,赤裸的上身缠绕着燃烧般的红色花纹,桀骜不驯且天真张狂,想是涉世不深还没受过什么挫折。

杨戬作为一个猎魔人,为了小镇的和平跟着他从中心广场的喷泉一路逛到了小镇西边的跳蚤市场,看见这恶魔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走走停停,连钟楼整点报时时弹出的人偶和音乐都会让他惊讶的发出声音。

这只恶魔根本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杨戬在心里做出评价,他没什么危险,毕竟他连说谎都不太会,当小镇居民问起他身上红色的图案时只会尴尬的沉默不语。

但为了保险起见,杨戬还是敬业的跟在小孩儿后头,准备确认他的住处。

此时正是黄昏,少年身形的恶魔拎着今天买的大袋小袋,钟楼响起报点的音乐,灰色和白色的鸽子飞向天空。杨戬因为这宁静美好的画面微笑起来,这份好心情直到恶魔发现了他也没消失。

“这位先生,你好像牵着狗跟了我一天了,要上来我的房间歇歇吗?”少年逆着光,在旅馆门口向他发出挑衅般的邀请。

啸天压低身体,因为突然紧绷的气氛,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吼声。

杨戬不知道这恶魔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单纯把他当做了送上门的猎物,但他看起来稚气未脱,眼神又亮又漂亮,浑身洋溢着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活泼和天真,和他向规则无奈妥协、被磨平了棱角的模样截然不同。

简直像是鬼迷心窍,杨戬丢开啸天的牵引绳,跟着这恶魔进了他的房间。

“你可以叫我哪吒。”恶魔将杨戬推到床上,解开他衬衣上的扣子,“你叫什么呢?猎魔人先生。”

杨戬晕晕乎乎的,觉得自己怕不是中了恶魔的招,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少年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吸引力。他又不是恋童癖。

他口干舌燥,体温升高,一股冲动在胸腔中横冲直撞。

他吻住这狡猾恶魔的嘴,与他做唇舌间的纠缠。他的手捏住这恶魔的后颈,又沿着他的脊柱划动,最后停在他的尾椎骨上。这具身体如此美丽,皮肤光滑细腻,肌肉紧致又流畅,而身体的主人又是这样热情的回应他。杨戬喘着粗气,只觉得身上的少年是他最爱的人。

哪吒是个恶魔,他正在逛街,他从这个小镇中心广场的喷泉一直逛到小镇西边的跳蚤市场。

当他来到人类的小镇时,他总是会感叹人类强大的创造力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就好像这世界上没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尽管他们的生命像蜉蝣一样短暂。

他们可以记录时间, 他们可以将那些动物和植物变得香气四溢,他们甚至敢于描绘上帝与恶魔。

尽管他就是个恶魔,但他总是会觉得人类真的很厉害。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将一个地方完全改头换面,他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个小村子呢!当然,人类里面也有特别愚蠢的,比如那个牵着狗跟在他后面的猎魔人。

一开始哪吒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恶魔都讨厌猎魔人,可是经过观察他发现这个猎魔人绝对是个菜鸟!他连跟踪都不会吗?那只蠢狗都暴露他好几回了!

哪吒有点失望,本来还想跟他打一架的呢!他在小镇的商铺上挑挑拣拣,而那个愚蠢的猎魔人也一直跟着他走到了旅馆。

哪吒本来想放他走,他对这种英俊的不能打的小白脸不感兴趣,但走到旅馆门口,哪吒发现他的肚子发出了抗议,他饿了。

恶魔也分很多种,哪吒恰巧是那种不喜欢灵魂,而是用人类的体液填饱肚子的魅魔。而饿肚子的魅魔,身上总是会散发出吸引人类的魔法,瞧,这个跟着他的小白脸光是和他说句话就三魂丢了七魄了。

哪吒将这个菜鸟猎魔人推到在床上,觉得今天晚上可以饱餐一顿。